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撰文|郑文 编辑|桃子,36氪经授权发布。

池子急了!

池子又上热搜了,这次事儿有点大,不是他自己的负面,而是他让笑果文化的负面见光了。

1月9日晚上,池子在微博发了这样一张截图,图中他被踢出了笑果文化的微信群,并配文“朋友们,这就是脱口秀,这就是笑果脱口秀”并且还@了笑果文化CEO贺晓曦,称贺晓曦“怕了他”。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随后,池子又发了自己和李诞的聊天记录截图以及两人的合照,暗示两人关系依然很好。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很快,网上又曝出池子在公司的聊天记录截图,称公司环境很不好,“自己人搞自己人”,还吐槽公司的一些其他行为。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当晚,笑果文化CEO贺晓曦在微博上发声明,称池子提出解约诉求,公司目前正在与其进行法律层面的协商。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一时间,吃瓜群众都傻了,毕竟《吐槽大会》还在播出期间,这个时间曝出这样的大雷,多少会影响节目的口碑。 事实上,早在2019年1月7日,池子在微博上就表示过自己不再参与《吐槽大会》下一季的录制,第四季《吐槽大会》开播后,池子确实也没有出现在节目中。第二期节目里,李诞也正式宣布池子不再参与录制,坐实了池子之前的声明。没了池子的《吐槽大会》,这一季口碑也是急转直下,被观众吐槽变了味。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变味儿的脱口秀

创办于2014年5月的笑果文化是李诞与其他几个合伙人创办的公司,李诞属于公司创始人和股东,而池子和建国、庞博等人是笑果文化旗下的艺人。

天眼查显示,已经成功完成B轮融资的笑果文化,目前法人为叶烽,他曾是湖南卫视的记者,后担任《今晚80后脱口秀》的制作人。贺晓曦是股东之一,他曾在湖南电视台有过7年工作经验和4年光线传媒的工作经验,曾参加《超级男声》、《金鹰节》等大型节目的主创工作;目前,贺晓曦还是深圳笑果和厦门笑果的法人代表。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创立笑果文化初期,李诞对池子偏爱有加,早期几乎所有采访他都带着池子出镜,池子的口无遮拦也总会被李诞想办法化解掉,两人形成了一种亦兄亦友的默契。但是在公司快速发展过程中,李诞的角色逐渐从脱口秀明星开始向管理、决策者的身份转型,而池子依然习惯口无遮拦,微博上的一些言论,多少为笑果带来了一些“麻烦”。当一个脱口秀演出队转型为一个现代化的规范企业,池子这样不好管理的人就显得不合时宜了,创业时的兄弟情在管理规范面前也越来越脆弱。

此前,池子在采访中曾经透露,公司基本上管不住他,也就李诞能和他沟通,这样的相处模式或许早就为笑果和他决裂埋下了隐患。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这次,池子在吐槽中有这样一句话,“脱口秀内核的东西我们知道是什么,还要被逼装作不知道,这很可悲。我们曾经摸到过脱口秀,那是好东西,不要被驯化,不要放下,得奔着去。”其实这也说出了脱口秀节目目前的困境,越来越多的明星靠《吐槽大会》洗白自己,幽默讽刺为本的节目变成了“感动中国”,这样的内容还有多少人愿意看呢?

当然,这样的“堕落”有着主观、客观的因素,可能也非笑果文化的初衷,但在当下,池子坚持的东西,越来越不适应现实,逐渐做大的笑果文化更不可能为了某个人的情怀和执著 去触碰红线,将公司立于危墙之下,一拍两散,可能是唯一的选择了。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从内耗到内伤的团队

池子与团队的决裂让文娱价值官联想到去年的《奇葩说》团队,因为傅首尔和董婧在微博上的公开互撕,被公司强行退赛,那次事件给《奇葩说5》带来不少负面影响。在《奇葩说6》中,就有不少嘉宾揶揄马东的团队存在内部斗争,是个并不团结的团队。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除了这两个,内部互撕最著名的自然是郭德纲的德云社了,从团队火了开始到现在,这个团队几乎就没有平静过。早期的李菁、何伟(何云伟),后来的曹金(被师傅郭德纲褫夺云字号)等人离开的都不体面。

郭德纲最得意的大徒弟闫云达的退出,同样带着怨怼,和德云社决裂后他在微博里发了这样一段话:“该还的还,终究还是自己的名字写的顺手。”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除了退出德云社的“叛徒”,依然坚守的弟子相处得也不是那么和谐,虽然很多时候并无实锤,但这类新闻往往是无风不起浪。在这里,文娱价值官要表扬一下于谦老师。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对于娱乐圈屡见不鲜的决裂,从积极的方面看,一个团队需要新陈代谢,人才流动是无法遏制的。从消极的方面看,人性是不能试探的,在利益面前,没有人会因为“情义”牺牲自我利益。娱乐圈那种师徒式的传承、家长式的管理、哥们式的相处、情感式的绑架,其实都不符合现代企业的管理逻辑,盖在沙滩上的房子终有一天会坍塌

池子被踢出笑果群,来说说语言类团体的宿命吧

结语

一个团队,一个公司,内耗和内伤带来的不仅仅是不体面,更是危机的集中暴露。对于 池子的离开,笑果也应该自我反思,毕竟,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