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3月KPI,王者青铜花落谁家?

开年疫情给娱乐圈按下的暂停键,随着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近期多个拍摄中断停摆的剧组接连复工,横店等各大影视城也迎来一批新开机的影视项目。宅家近两个月的艺人们纷纷出动,为了完成今年的目标开始赶进度,综艺、影视、杂志、代言多点发力。

全年四分之一的时间过去了,虽线下公开场合难寻艺人身影,但Ta们仍通过影视作品活跃在屏幕怒刷存在感,成为大众在特殊时期的精神伴侣。

从Vlinkage发布的3月艺人新媒体指数(电视剧演员)TOP50榜单和最新的周榜Top30,或可描摹出2020开年征战表演赛道的艺人发展图谱。

王者桂冠与新晋黑马,花落谁家?冰封期的流量江山,是否发生洗牌迭代?女艺人和男艺人能否冲破性别壁垒,平分秋色?在复盘之际,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角色光环大于演员,热剧为艺人赋能

整体来看,跻身月榜TOP50的艺人,可大致分为一线流量、中生代实力派、新生代三大阵营。

前三甲迪丽热巴、易烊千玺、于朦胧,分别有《三生三世枕上书》《热血同行》《两世欢》三部在腾讯、优酷、爱奇艺独播的热门网剧加持人气。在一定意义上,可视为第一梯队视频平台为艺人的助力成绩。

迪丽热巴、易烊千玺作为内娱男女顶流代表,主演剧集自然备受瞩目。粉丝疯狂打call安利,起到的只是自来水营销的辅助作用。剧作本身的品质,才是口碑发酵出圈与实现艺人价值长尾效应的关键。

《三生三世枕上书》收官播放量突破70亿,《热血同行》豆瓣评分高达7.5,而且均成功输出海外。原有的强大粉丝基本盘加上热播剧带动的新粉,给艺人的新年起步锦上添花。

如果说两位流量艺人粉丝为剧集的贡献令其斩获冠亚军不足为奇。那么,取得季军的于朦胧,则更加证明了一部热剧对演员的正向赋能,有时甚至能助推艺人段位飞升。

可对非流量型艺人而言,这种“剧带火人”的加分效果具有时效性。剧集一旦落幕,难免陷入剧粉爬墙、人气下滑的窘境。比如在最新周榜中,于朦胧排名降至第八。反观迪丽热巴、易烊千玺,依旧稳居一二名。

月榜中出现的孙俪、罗晋、陈数、黄轩、张译等中生代实力派,同样受益于《安家》《完美关系》《重生》等掀起舆论热潮的网台剧集。其中,表现最佳、名次第九的罗晋,赶超目前暂无新作播出、曝光度相对降低的流量艺人杨紫、朱一龙。

而周榜中,因《鬓边不是海棠红》《如果岁月可回头》新入围的黄晓明、李宗翰,也再次印证了:以表演为主业的艺人,无论是否属于“流量”的范畴,影视作品都是其核心竞争力的发声筒与人气维持的法宝。

受制于沉锚效应,大众的偏见往往会给知名演员绑上创作枷锁。比如先入为主地认为“孙俪无法摆脱甄嬛这一经典角色的光环”或者“黄轩只适合演电影”。这种故意弱化新角色光环、强化演员历史成绩的观念错位,是不公且急需扭转的。

但换个角度来看,这种困扰发生在新生代演员身上的概率较小。这时,角色光环大于演员的优势,会被优质影视作品加速放大。典型表现就是一些默默无闻或者稍欠国民度的新人,因为热门剧化身潜力黑马,闯入主流视野。

跻身周榜的赵露思、郑业成、张新成、吴倩,此前虽参演过多部影视剧,但始终未破圈。近期播出的《三千鸦杀》和《冰糖炖雪梨》,在知名IP和题材红利等多因素驱动下,傅九云、阿满、黎语冰、棠雪等角色因还原原著人物精髓或反套路的男女主人设深得人心,使扮演者们热度大幅提升。

流量江山,坚如磐石or松动瓦解?

在娱乐圈,流量像一扇屏障,愈发演变为艺人等级的分界线。流量大=人气旺=狂热粉多=身价高,搭建出以艺人为中心,在资本运作下通过各种途径收割粉丝经济的利益闭环,这正是流量的生存法则。

流量艺人与粉丝相互依存,前者是后者的信仰,后者是前者在娱乐圈勇往直前的筹码。这对寄生式关系的命运绑定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共生常态。两者一旦分割,市场的自我纠错能力便开始运转。

自2014年流量概念正式被写入饭圈词条,近七年内娱圈经历了四大三小双顶流三爆爆的更迭。国民老公和弟弟,大家轮流做。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流量们底气十足,资本赋予了他们一定的溢价能力,因此具有超出常规的议价权来为自己争取权益。

拥有流量,变成大多数年轻艺人奋斗的目标,无形中加剧了流量江山排位赛的激烈程度。前辈跌落神坛、新人扶摇直上,新旧交替的大换血随时可能上演。在瞬息万变的流量池里,没有常青树,只有成王败寇的铁律。

尽管2020年的前三个月,娱乐圈按下了暂停键,可并不代表进入冰封期的流量江山,就不会发生洗牌迭代。残酷,是每个艺人都需要面对的课题。尤其当流量天花板日趋触顶,增量空间被压缩,存量空间的争夺激烈无比。

粉丝曾经构筑的护城河,也许会被一些人流动性地爬墙、难以维系忠诚度而被瓦解。即便是精心粉饰的星粉乐园,也不能永久抵御外界的惊涛骇浪。一旦饭圈白日梦惊醒,流量艺人就必须做好贴地飞行、降落着陆的准备。

巧合的是,今年Q1流量江山中的四大三小都有人交出了表演成绩单。李易峰的《我在北京等你》、易烊千玺的《热血同行》、王源的《大主宰》、王俊凯的《山海经之上古密约》,反响各异。

3月榜单中,“帝国三子”易烊千玺、王源、王俊凯的艺人指数分别位列第二、七、十七,李易峰位居第六。后三人被去年夏日限定爆款剧《陈情令》捧出的“爆爆团”肖战、王一博赶超。

一方面说明去年崛起的新顶流势头强劲、余温稳定,耽改剧造星和CP捆绑营业的威力不容小觑,纵使偶像连续几个月没有新作面世,粉丝的黏性和战斗力依然很强。

另一方面反映了部分“老流量”的乏力。不过他们暂时的掉队也情有可原。比如,李易峰主演的《我在北京等你》由于大量美国戏份被删,出场时长缩水,没有足够的篇幅呈现演技,消减了热度。王俊凯特出的《山海经之上古密约》,虽然反派角色给人惊喜,但戏份过少不足以支撑粉丝持续打call的热情。

值得一提的是,初代四大流量里的另外三位——鹿晗、杨洋、吴亦凡,并未完全放弃表演道路,要么有《穿越火线》《特战荣耀》等待播剧在手、要么有新剧《青簪行》在拍。届时上线,想必将引发一轮看点十足的新老流量大战。

女艺人VS男艺人,难以击穿的性别壁垒

“得女性者得天下”这条定律适用于剧集和艺人领域。于前者,女性受众是影视从业者研究的重点对象;于后者,饭圈女孩是艺人奋战娱乐圈的坚强后盾。

如果说艺人属性决定了影视剧观众的基本盘,那么艺人性别构筑起一道粉丝追星的隐形壁垒。在异性相吸的吸引力法则远胜于同性情感投射的前提下,男艺人要比女艺人具有更明显的吸粉和固粉优势——这也是流量小生快速迭代且各种榜单数据普遍强过流量小花的根本原因之一。

月榜里的TOP10艺人,只有迪丽热巴、杨紫两位流量小花占据首尾位置,其余八位均为易烊千玺、王一博等流量小生或是任嘉伦、罗晋这类被剧带飞人气的男艺人。

尽管登顶榜单的迪丽热巴一枝独秀,创下连续33天第1的佳绩,但难掩“性别”构成导致男女艺人热度失衡变量的客观事实。

一线流量花生的表演格局也呈现两番景象。除了挤进前十的迪丽热巴、杨紫,赵丽颖、杨幂、郑爽、宋茜等流量花的名次不甚理想。相比之下,十名以外的朱一龙、王俊凯、黄子韬,名次整体优于大部分流量花。

此外,在后备力量上,流量花的断层现象比流量生要严重。去年暑期档的“三爆爆”肖战、王一博、李现,至今榜上提名。反观新一代的流量花接班人,寥寥无几。

而同一部热剧对男女艺人的加分也有差别。月榜中《安家》男主角罗晋的热度高于女主角孙俪,《锦衣之下》的男主角任嘉伦热度比女主角谭松韵要高,《山海经之上古密约》的男主角吴磊热度高于女主角宋祖儿。当然,不乏有《无心法师3》这类“女强男弱”的少数例外。

从概率论角度而言,无论是一线演员,还是新生代演员,男性比女性更能通过借势影视剧打造个人品牌。

纵向来看,在男艺人和女艺人两大垂直体系中,以马太效应划定演员层级的边界,在一定时间段内被模糊化。同档期热播剧,新人的热度并不会被资深前辈压制。因为在剧外的战场,粉丝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结语

花无百日红,这条自然界亘古不变的生态规律与娱乐圈流动舆论场的运行规则高度贴合。身处其中的艺人们的沉浮起落,不过是在当时行业秩序和大环境等外界因素影响下形成的众生相。逆境反转与顺境隐患的发展轨迹,都实属正常。

4月已拉开帷幕,一批定档新剧给硝烟弥漫的艺人竞技场增添了火药味,这股注入的新血液将令台前竞争越发白热化。新一轮的王者青铜排位大战一触即发,胜负几何,时间会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