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同学们,老师喊你“复课”啦!

上海返校开学时间4月9日正式公布,结合当前疫情防控形式,经研究决定并报教育部备案,上海高三年级初三年级将于本月27号返校开学,而其他学段和年级在5月6号前做好分批返校开学的准备,那么开学返校之后,校园的疫情防控工作如何展开?教学任务如何完成?对此,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上海市预防医学会会长、上海市新冠肺炎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吴凡以及建平实验中学校长、浦东新区初中教育指导中心主任李百艳接受了看看新闻Knews的专访。




4月9日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宣布,上海高三年级、初三年级,将于4月27日返校开学。高校及中等职业学校,可从4月27日起,开始安排毕业年级学生返校。各级各类学校,要在5月6日前做好 其他学段和年级分批返校开学的准备,具体时间则将根据疫情发展情况,另行研究确定后发布。而培训机构在本市中小学和幼儿园返校开学前,不得开展线下培训及服务。2020年上海部分教育考试安排,也将相应调整。其中,高中学业水平等级性考试时间调整为6月6号到7号。上海中考时间,仍然安排在秋季高考之前进行,具体时间为6月27号到28号。其中,中考体育考试框架及分值不变,仍由日常考核和统一测试两部分组成,总分为30分,日常考核,由学校按往年要求完成;统一测试2020年因疫情暂停,相应成绩按满分15分,计入学生中考总分。





对于开学前的这段时间,学校会做什么样的准备工作,建平实验中学校长、浦东新区初中教育指导中心主任李百艳说:这段时间将定位于后续的整个学习阶段的第一时期,把它称作缓冲期,因为这段时间大家可以从各方各面都开始做一些准备工作,比如说学校可以再进一步细化落实相关的防控方案,这个两案实质再进一步的细化,特别是在计划的执行过程当中,个人认为要突出四个字,第一个就是这个计划,因为我们之前还没有进入临战的状态,所以可能很多还是文本上的一些描述一些表达,接下来要突出一个“实”字,我们这个计划要特别针对实际情况,结合自己的校情、学情,包括学校的物资储备,师资情况方方面面,比如说细化到有多少个刚刚从武汉回来的孩子,像这样的一些孩子,怎么样的操作,能使这些孩子卸下包袱,轻装返回学校,然后能够很愉快地回到同学当中,所以这个计划要突出一个“实”字;然后同时还要突出一个“细”字,我们实际上发现的大的方面,大家都能够注意到,比如说众所周知的进校门洗手、戴口罩等等,那还有很多细节,比如吃饭的时候怎么吃?大家有的时候会对面而坐、相对而坐,但现在就不能相对来坐,而要同一个方向,大家尽可能地拉开间距,另外,这个人吃的时候,另外一个人最好戴上口罩等等,很多细节都要照顾到,想到不可能避免出现意外的情况。


014.jpg


对于学校在开学之前从防御的角度来讲,最重要的任务,吴凡认为,除了预案以外,有几项措施必须要坚持得非常好,原来就有晨检制度,这个晨检制度应该在现在这个阶段要特别地落到实处,每个孩子进校,一定要做的就是晨检;第二个是健康巡查,原来是早上做一次,但有些孩子早上来的时候不发烧,到了下午有可能出现发烧的情况,所以学校现在需要一日两检,多增加一个频次,另外,孩子进学校,要保证每个孩子进行,首先是洗手,因为孩子来学校的交通方式是不一样的,有一些可能坐公交等,但是进学校洗手怎么洗?一定是保证肥皂在手上20秒,然后是流水冲洗,这个一定要坚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学会打喷嚏,今年情况很不一样,今年的开学第一课应该是健康防疫课,教会孩子在现在这个阶段,我应该掌握哪些技能知道哪些知识?比如说打喷嚏,要打喷嚏了,来不及拿餐巾纸了,就直接一捂,这是不对的,因为你的手会把这些细菌污染到其他台面上,准确地打喷嚏的方式是头低下,用胳膊肘捂住,所以一定要教会孩子怎么打喷嚏,像这些在防疫期间是必须要会的;此外,是保持孩子之间的这个距离,尤其是低年级的孩子,他可能不明白,所以这些都是应该在开学第一课上要解决的。从学校的层面还可能要应对一些特殊情况,比如孩子在学校期间量了体温,这个孩子体温有点高怎么办?学校就需要有一个留观室,平时其实学校也有,但现在,就是刚才李校长讲到的要做得实,如果这个孩子出现发烧的情况,在留观室里呆着,有老师陪着,不要让他太紧张,然后及时通知家长,领着孩子去看病,同时要让孩子把口罩戴上,因为他已经有发烧,但是这个发烧不见得就是新冠,大家千万不能觉得这个时候发烧了,可能就是新冠疑似。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原来建了一个大的报备系统,是学生因病缺勤缺课的系统,这个系统长年统计下来发现,一般情况下,每天大约整个上海有2%左右的学生会出现发烧的情况,也就是说正常情况没有新冠肺炎,也有人会发烧。

吴凡说,学校比较大的话,每天都有可能有人发烧,学校还要把握一个方面,就是如果学生在课间运动比较厉害,汗流浃背,测体温时这个孩子温度有点高,像这种情况下,完全没必要紧张,让这个孩子缓一缓,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再测一下体温。


实际上,外地有些学校已经做了一些模拟开学的相关的工作,包括一些演练。在大连一所中学的疫情防控应急演练现场,身穿运动服的老师扮演学生间隔一米排队进校,并逐一检测体温。老师说,学生早入校是按照分时分批,然后分距来进行,高三分成三个时间段,分别是6:50,7点和7:10,学生之间的距离要保持一米以上。此外根据当地教委要求,在教室上课时,学生之间要保持前后左右一米以上距离,且每班人数不得超过30人,就连午饭也被改为在教室内统一吃盒饭,合肥的一所省级示范高中保留了食堂用餐模式,不过相较之前,每张餐桌上多了一个挡板。


003.jpg


李百艳认为,学校需要细化落实相关的防控方案要突出的第三个字是“准”,首先是信息要准确,因为如果信息不准确的话,就会造成一种盲目的恐慌,另一个是措施要准,要非常有针对性,能够直接解决问题。要突出的第四个字是“快”,一旦发现了有发烧的,或者假如说万一有疑似病例,一旦发生之后,就要快捷,反应要非常迅速,那样才能很快的去解决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既不要草木皆兵,当然也不要粗心大意,这二者要处理好。所以实、细、准、快这四个字在具体的实施过程当中,如果能够落实好的话,相信学校的工作能够做到位。


吴凡进一步强调,如果有些孩子发烧,我们不能马上给他灌一顶帽子是疑似病人,因为是不是疑似得到医院检查之后才能确定。另外,低年级的孩子还会出现一个情况,就是一个孩子发烧了,家长已经教育过他以后碰上发烧的孩子要远离或者怎样,低年级小孩可能还会坐到在边上,问他说“我发烧了”,然后过一会另一个孩子说,我好像也有点头晕,这个称之为癔病或者癔症,这个就会有集体性的,出现这种情况后,孩子跟跟家长报告了,然后家长就非常紧张,觉得不得了了,学校出情况了,这就容易造成在情况没有完全整明白的情况下,没有诊断清楚的情况下,开始传播恐慌情绪,这种情况特别容易高发,所以学校在处理这些情况的时候,刚才说的“准”、“快”,非常重要。动作越快越越准确,信息就越实,谣言它就没有了空间。另外,学校出现这种情况,一定要做好“校卫合作”,学校的卫生联络员一定要第一时间跟疾控中心报告这个情况,让他及时得到进一步的医学上的指导。


李百艳说,现在每个区的疾病防控中心和学校的联动都是非常紧密的,此外,还是要提醒家长,班级里有孩子发烧,没有必要自己立马变得很紧张。另外,开学第一课的防疫知识很重要,同时还应该有一堂心理课,所有人都应该有一个心理调适期,然后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现在能够宣布开学,其实大家今天都是欢呼的,说明我们的疫情防控向好了,和一些疫情在高峰期、正处于至暗时刻的国家相比,我们现在已经是很幸运了,孩子们能够期待着欢天喜地地回到学校,在这个时候,我们还需要一种精神就是共克时艰,所以家长们不要有一点小事就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等,大家还是要非常理性地,科学地来对待我们可能会发生的种种这样那样的小问题。经过这样两个多月的时间,其实我们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应对经验,我们有能力、有办法去应对一些意外情况的发生。


在看看新闻Knews的前期采访中,对于开学,有些家长家长表现得很开心,有的家长还是很焦虑。



对此,吴凡认为,开学不光是孩子开学,也是家长开学,家长要从自己心里做一个非常好的调试,此外,还要做几件事,第一就是孩子每天的健康情况必须要了解,送孩子上学时,他有没有头疼脑热、咳嗽?这个时候对自己孩子的关心,不仅关心的是自家孩子,还同时关心了所有这个学校的孩子,这点非常重要;第二,家长还要负一个责任,就是家中和孩子共同居住生活的其他的家庭成员有没有头痛脑热,因为如果今天早上出来,突然发现家庭其他成员咳嗽了,或者有发烧的情况,这个时候就应该让孩子暂时不去上学,要跟老师报告一下。同时学校也应该跟孩子讲,你如果家里有人发烧看病,举个手要跟学校报告一下,这样家庭社会学校联动起来以后,来共同把住这道篱笆,把它防控好,这个对家长来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


对于大家特别关心的中考的时间点的调整,大概推了一周左右,对于这个问题,李百艳表示,中考的时间没有像高考一样推迟一个月,很多初中学段的校长们,大家一起来分析后认为,第一个它就是符合初中生的身心发展的特点,因为高中阶段的孩子比较成熟,身心都发育比较成熟,那小学可能就比较低幼,那初中生正好是处于形成期,这个阶段的孩子,他实际上是有一定的承受力,有一定的耐力,比如说一场比赛,一场长跑,他可能不会跑得像高中生一样耐力那么持久,第二点,基于现在的学生的学习程度,学校前期的在线教学的效果应该还是对教学质量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保障,所以很多老师都在网上说,我们的进度并没有落下,所以缓冲期之后,其实返校之后就可以进入启动期,如果有一两周的启动期之后,把心理调试好,把习惯逐渐的调试好之后,就可以慢慢加速,然后第三阶段就可以到了一个加速器;第三点,因为大家一般把高考称为高利害考试,那中考是一个准高利害考试,什么叫高利害?就是和你后续的学习、升学、就业有很大的相关性,中考也算是一场高利害考试,但是它的厉害程度没有高考那么严重,而且中考它是毕业考与升学考试两考合一,所以它的难度也不会非常大。结合这三点,做了一个适度的推迟。


现在学校要陆续的开学了,都在复工复产复课,生活基本上都开始逐渐进入到这样一个状态,对于这种“常态化”,吴凡认为,对于疫情也有一个常态化,新冠肺炎发生以后,对国家是个大考,对政府是个考试,其实对每个家长和学生也是一场考试,如何理解常态化?我们千万不要认为常态化就应该是零,这是由病毒本身的特点决定的,它大概率是会跟我们长期存在了,那么我们就要理解,社会上可能会有病例,这些病例也有可能极小概率会在学校发生,甚至于个别的,会有一些聚集性病例发生,家长没必要非常紧张,要正确、客观理解这个常态化;家长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孩子的一生很长,在他的人生当中,可能还会遇到这样的疫情,怎么样在他年幼的时候,在成长的阶段,家长和他一起用科学理性的态度来对待疫情,而且在这种疫情的状态下还能正常的学习生活,去保持追求人生的目标,这个其实更长远的意义。


(编辑:傅群)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